ZBLOG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汽车 > 正文

汽车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编辑小小2024-05-07汽车25

时势虽然造英雄,但退潮后也能看清谁在裸泳。

新近一家被淘汰出局的新势力企业,是来自美国的Fisker,这家企业距离破产,就差一层窗户纸。

现在的Fisker几乎是百病缠身:

先是被纽交所摘牌退市,后来坦言将面临破产,官司也是从未断过,基本都是上门催债要账的。

最新消息是,Fisker的公司总部也要关停了,所剩无几的员工被迫去工厂办公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为Fiske代工造车的麦格纳,也被其坑了一把,因为付不上钱,麦格纳营收将减少4亿美元,而且麦格纳方面明确表示,不会恢复为Fiske生产造车。

Fisker是众多新造车运动中的一员,曾经的Fisker踌躇满志,市值一度高达百亿,还想把车卖到中国,如今却成为泯灭的大多数,沦为汽车行业转型的炮灰。

01、 砸锅卖铁把家搬

在经历停产六周和谈判破裂后,Fisker宣布其位于曼哈顿海滩的总部正式关停,目前搬迁工作已经开始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其实早在上个月,Fisker就通知了加州曼哈顿海滩总部的员工,他们将在5月1日前要搬到位于加州拉帕尔马的新办事处。

曼哈顿海滩总部是其全球性的总部,位于加利福尼亚州曼哈顿海滩罗斯克兰斯大道1888号的大陆公园内,名为“盗梦空间”。2020年刚刚投入使用,占地73000平方英尺,其中囊括了目前Fisker唯一一辆车型Ocean SUV的设计和工程设施,还有其未来的投资组合扩展。

不光是从总部搬走,更有意思的是,Fisker的创始人兼CEO亨利克?菲斯克也要把自己的房子给卖了。

眼下,菲斯克正以3500万美元(约 2.52 亿元人民币)的价格出售他在洛杉矶的豪宅。在Fisker停牌后,市值停留在了2680万美元,这意味着他的豪宅价值比他一手创办的公司还要高出800万美元。。

这栋位于好莱坞山顶的豪宅,可以同时俯瞰太平洋和Fisker公司。拥有六间卧室、八间浴室,以及可伸缩的玻璃幕墙,此外,豪宅还配备了宽敞的阳台、游泳池、SPA和一个可停放六辆车的车库。

讽刺的是,菲斯克的豪宅价格近年来在不断攀升。根据海外媒体的报道,他和妻子在2021年买下这栋豪宅时,花费了2180万美元,如果他们能以目前挂出的价格售出,那么这处房产的价值在过去三年里上涨了61%,可谓是一笔不菲的投资回报。

而反观其公司Fisker自成立以来,股价经历了悬崖式的暴跌,股价已蒸发99%,最终导致公司从纽约证券交易所退市,目前该公司的股价停留在每股5美分左右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屋漏偏逢连夜雨,Fisker总部关停之际,还面临很多官司,目前已经收到不下30起诉讼。

这30多条诉讼全是来讨债的,讨债的对象中既有多个供应商也有前员工。

德国工程巨头Bertrant AG也在其中,该公司在诉讼中声称,其子公司受雇于2022年开发即将推出的一款电动跨界车Pear,这份合同价值超过3500万美元。然而在2023年8月,该公司就终止了。

据Bertrant称,Fisker未能支付超过700万美元的费用,该汽车制造商决定停止皮卡车型Pear and the Alaska的开发,这被视为违约,这一违约行为已导致Bertrant损失580万美元的“利润、延误成本和附带损害”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一家名为Corinthian Textiles的配件商也起诉了Fisker,称其被拖欠超过100万美元的未付发票和其他费用。

另外还有,工程设计、纺织品等供应商提出的欠款诉讼,签了合同但不给钱,未支付金额超过800万美元(约5793万元),同时这些供应商还要求支付约1300万美元(约9413万元)的赔偿。

除此之外,公司前董事和员工也有不少提起的集体诉讼,声称经常加班但没有补贴,并且离职后还没有支付应有的工资。

02、 产品才是硬伤

作为曾经的美国明星造车新势力,Fisker混到这种地步没别的原因——自己把自己作没钱了。

菲斯克目前旗下在售的车型,有且只有一款电动SUV——菲斯克Ocean,但是菲斯克并没有自己的生产设备,而是选择了外包这样的轻资产模式,麦格纳是其合作方,负责在其奥地利格拉茨的工厂生产菲斯克Ocean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换言之,Fisker虽然造车,但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,另外代工的模式也给Fisker带来了严重的产品问题。

外网知名数码博主MKBHD此前在试驾过一辆菲斯克Ocean后称:“这是我试驾过的最差汽车”、“你把这车免费送我,我也不开”。

试驾体验过程中,MKBHD发现这台还没进行操作系统2.0版本更新、但已经交付的车,有非常多的问题,比如智能钥匙无法正常工作、存在溜车风险的坡起辅助、无法实时监测的太阳能车顶、各种警示灯在仪表随机亮起等。

除了软件上的Bug,MKBHD还认为车内一些空间布置也不够合理,比如托盘桌占据了大量手套箱空间、多功能方向盘上的按键极易误触等。

在MKBHD发布了试驾体验视频后,菲斯克“亡羊补牢”般的推送了新版本的OTA更新,解决了诸如驻车电耗、智能钥匙、太阳能车顶等软件功能上的问题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除此之外,美国著名的刊例杂志Consumer Reports(CR)又抽了Fisker一个大嘴巴。

CR一般都会自行购买车子进行评测,然而他们的Fisker Ocean甚至还没到手就出了状况:交付的车子不仅脏还被刮花了,而负责运送的板车司机只是收钱办事,对车一无所知。

后来CR的工作人员打开了前盖,发现12V蓄电池并不是原车搭载的电池,而是从一个配件供应商NAPA那儿后来购买的,这是因为车辆本身库存了大约半年,原电池已经出现了故障。

到了第二天,这台车还出现了刹车故障警报,此外,CR工作人员在测试时还发现辅助驾驶无法关闭,在跑道上会自顾自地往左打轮,这在实际驾驶过程中非常危险。更讽刺的是辅助系统几乎无法正常工作,下雨时盲区监控常常凭空警报。

此外,这家公司的在线服务也有许多缺陷,甚至付款时用支票都遇到了很多麻烦。

最终CR在经过一系列的测试后,给出的建议是:Fisker的车如今的确很便宜,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值得买了。 

值得一提的是,前不久,菲斯克Ocean还因刹车失灵遭到投诉,面临美国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的调查。投诉称,菲斯克Ocean无法切换到停车模式或预定档位,可能会导致车辆意外移动。

03、创始人屡战屡败

现在的Fisker距离真正破产已经越来越近了。

3月份,Fisker被纽约证券交易所暂停交易后,尽管Fisker在接到停牌通知后有权提起上诉,但Fisker选择了放弃这一权利直接躺平,导致纽交所在4月22日强制摘牌了Fisker的所有股票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目前,Fisker的股票已转至场外交易市场OTCMKTS进行买卖,股价仅为5美分,市值大幅缩水高达99%。

谁能想到当年市值一度突破80亿美元,被誉为“特斯拉杀手”Fisker走到这样的地步。

其背后创始人Henrik Fisker(亨里克·菲斯克)的创业经历同样坎坷。

菲斯克是汽车设计师出身,最开始在宝马集团旗下的高级设计工作室工作,最开始就参与了宝马纯电电动车的设计,但这个电动车并没有量产。后来跳槽到了阿斯顿·马丁,凭借负责阿斯顿·马丁DB9和阿斯顿·马丁V-8Vantage的设计,菲斯克开始在圈内走红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2005年,他成立了一家名为Fisker Coachbuild的汽车设计公司,主要是对豪华车做私人订制,当时特斯拉还找到了菲斯克,希望为Model S进行初期设计工作。

后来菲斯克在一年内完成设计,同时火速成立了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Fisker Automotive,也正因此,马斯克认为菲斯克剽窃了特斯拉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2007年菲斯克开始了造车之路,第一款车Karma定位增程电动车,但由于产品质量问题加之产能问题,菲斯克的第一家新造车企业并没有走到最后,宣布破产后,最终卖给了中国万向集团。

所以严格意义来说,如今的Fisker,是亨里克·菲斯克第二个创业造车的公司。

根据其最近提交的2023年年报中,Fisker评估,在提交年报之日起至少十二个月内,其可用的流动资金将不足以履行当前债务的义务,因此对自身持续经营的能力存在重大疑问。

根据财报,截至2023年12月31日,公司约持有19.3亿美元(约139.8亿元)的债务,而资产总额只有18.3亿美元Fisker,明显是资不抵债。

一新势力敲响丧钟:CEO卖房求生

而且在其生产伙伴Magna International(麦格纳)最新的一季度会议中,提及了Fisker现在的生产仍然处于暂停状态,而且不再重启的可能性正在提高。

对冲基金 Great Hill Capital 董事长托马斯·海耶斯 (Thomas Hayes) 在谈到Fisker申请破产保护的可能性越来越大时表示:“我无法确定是下周还是明年,但这是不可避免的。”

尽管在各方认为破产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时,Fisker显然并不妥协,不仅没有立即申请破产保护,还仍寄希望于从债权人那里获得足够的债务减免或寻求新的融资。为此,公司给自己设定了一个30天的期限。

在这30天内,Fisker必须全力以赴地寻找新的资金来源和与债务人进行谈判。如果新融资未能成功或谈判破裂,那么等待Fisker的只有破产。

如今来看,Fisker重生的机会太小了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