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BLOG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汽车 > 正文

汽车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编辑小小2024-05-11汽车11

特斯拉裁员潮还在继续,而且远比马斯克口中的10%更严重。

比如在北美3400个招聘职位,仅剩下了3个,即便如此,这3个职位也似乎不是全职。

裁员也不再局限于销售部门,包括充电、服务、工程、软件甚至HR部门都受到了影响。

高管也是大批离职,平均每三天就会有一位高管离职。20天来,已经有七八位高管出走,裁员也进行了好几轮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所有人都在期望马斯克能说一句,“特斯拉调整到此为止。”有的员工甚至都不敢看工作邮箱,生怕收到一份冰冷的被裁通知。据彭博社报道,马斯克曾希望将特斯拉的员工人数削减20%,裁员人数也可能会超过2万人。

在中国区,特斯拉裁员同样严重。

随着朱晓彤最近回到上海工厂办公,大刀阔斧的裁员也在继续,包括上海超级工厂的一系列部门,包括客户服务人员、工程师、生产线工人和物流团队,都将受到影响。

在马斯克眼中,裁员之后,更重要的是推进FSD的落地。

有一线工人被裁

特斯拉中国区裁员幅度似乎远超预期。

马斯克此前表示:“特斯拉正精简销售和交付体系,因为这个体系已变得‘复杂而低效’。”

有知情人士透露,特斯拉中国区裁员涉及多个部门,有些部门将裁员30%-40%,个别部门裁员比例高达50%,其他部门普遍在20%左右。

就连上海工厂也不能幸免。根据彭博社报道,此次裁员还涵盖了上海工厂的一系列部门,包括客户服务人员、工程师、生产线工人和物流团队,大部分此轮被裁的员工将获得一定数额的补偿金+3个月工资。

除此之外,大量岗位也被取消,生产一线员工被裁后,有媒体报道称,一些员工在经理的陪同下离开,或者集体乘坐班车离开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裁员的背后,是全面推进FSD落地。目前来看,这轮调整的重要方向,就是推动其自动驾驶技术FSD软件的落地,包括在中国市场的发展。

就连马斯克的“救火大将”朱晓彤,也已经回归中国。朱晓彤于2014年4月加入特斯拉,并在多个运营岗位任职,后被委任为大中华区总裁,值得注意的是,朱晓彤是特斯拉官网列出的包括特斯拉CEO马斯克在内的三大高管之一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后续在担任中国区总裁期间,朱晓彤主导了一系列特斯拉产品中国本土化事项,包括体验中心开业、新车在华传播以及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的建设等。

4月底,马斯克为推进FSD入华到访北京的行程中,朱晓彤就陪伴左右。作为马斯克身边的“红人”,朱晓彤此时回归,不排除All in FSD落地中国的可能。

微博一名博主发文称,特斯拉在基于全力推进FSD的前提下,上海的本土化设计团队恐将解散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消息曝出后,就引来了不少网友的猜测,有网友表示,“特斯拉全系的换代设计应该都做好了,接下来就是要专注降本+FSD了。”

而这个本土化设计团队,根据特斯拉官方解释,是为了强调特斯拉对中国市场的重视,将有专门的设计团队在中国常驻,可以更好地理解并融合中国消费者的独特需求和偏好,针对地域性特点进行产品差异化设计。

FSD还有很多挑战

2021年,特斯拉就发布了FSD Beta版,但彼时并没有将其作为工作重点,2024年一季度,乘用车战场发展受阻,FSD成为新的破局点,而且马斯克也已经明确表示要全力推进自动驾驶,“如果特斯拉无法发展自动驾驶技术,其价值‘基本为零’。”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发展的契机,就在于特斯拉宣布8月8号推出Robotaxi。

FSD是发展Robotaxi的前提和基础,也是特斯拉实现全自动的核心,特斯拉已经将新战场锁定在FSD和Robotaxi。而新的战场也意味着需要新的战略。

回看国内亦是如此,中国作为除了美国大本营外第二大市场,特斯拉的心思也很明显,一边低调访华谈合作,一边扫除最基本的隐私安全障碍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在他28日抵达中国的当天,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宣布,包括特斯拉在内的6家企业的汽车符合数据安全4项合规要求,特斯拉成了唯一一家外资的合规企业。

随后和百度达成合作,百度将向特斯拉提供其车道级导航系统。另外还把自己最得力的大将重新派回中国区,执掌大局,甚至Robotaxi的发布日也在讨好中国,“因为8/8在中国是个吉利数字。”

不过特斯拉即便做了很多准备,也不是万事大吉,真要入华仍然会有不少的门槛需要越过。

比如Robotaxi必须倚仗的FSD,测试里程似乎尚未达到要求。马斯克此前预计,特斯拉FSD测试里程需要达到60亿英里,才能满足全球监管机构的要求。根据特斯拉4月6日公布的数据,FSD实际测试里程为10亿英里。

而且,目前无论是技术层面还是责任认定标准上,FSD和Robotaxi在中国道路的适配性还有待商榷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此前就有消息传出,特斯拉提出想在中国落地“无人驾驶出租车”。对此,国内或先支持其在国内测试、作示范,但暂未完全批准其FSD在华全面落地。

而且,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大模型训练部署在北美,因为数据安全问题,要么是将在中国获得的数据传到美国,要么是在国内部署大规模AI算力,这两个选择都很有挑战性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而且FSD的价格,真的挺贵的。FSD在中国市场的售价为6.4万元,虽然比美国市场便宜多了。

但相比蔚来的NOP+买断价格3.9万元、小鹏NGP买断价格2.0万元,这个价格又有多大吸引力?

有员工心灰意冷

根据马斯克的剧透,此次裁员的目的就是为了转向AI,冲刺Robotaxi。相应地,和自动驾驶和AI非相关的部门都称为裁员重灾区。

4月底,老马一次性裁撤了整个超充团队,被裁员工超过500人,其中既包括普通员工,也有不少特斯拉的老人和高管。

马斯克在发给特斯拉高管的邮件中表示,超充团队负责人丽贝卡·蒂努奇及新产品负责人丹尼尔·何同时离职,充电团队的500人几乎一同离开,只有“少数”员工将被重新分配到其他团队。

不难看出,这次的裁员风波不仅仅涉及员工,就连高管也得来波大换血。

的确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高管离开了特斯拉。其中,特斯拉动力总成和能源工程高级副总裁德鲁·巴格利诺、公共政策与商务发展副总裁的罗汉·帕特尔已经于4月15日宣布离职。尤其是巴格利诺,不仅是马斯克的核心副手,也是特斯拉最早的员工之一。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5月5日,特斯拉发出新一波裁员邮件,除了前台、销售人员外,进一步将裁员范围扩展到了软件、服务、工程甚至HR部门。马斯克还给高管发出了最后通牒,如果不进行更高比例的裁员,那么他们自己也会被解雇。

根据海外媒体The Information报道,马斯克在给特斯拉高管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,他要“绝对强硬”地裁员。

马斯克强硬的风格,也引发了一位高管不满,他竟然主动离职了。

在特斯拉任职七年的产品发布主管里奇·奥托(Rich Otto)日前宣布辞职,并且在领英上发布了一篇文章,称最近一轮裁员后,特斯拉的士气受到了打击,裁员动摇了公司及士气,并且失去平衡。“很难看到长远的发展。是时候做出改变了。”

特斯拉裁上瘾:上海设计团队恐解散 朱晓彤坐镇稳大局

从里奇·奥托发布的声明看,特斯拉今年大面积裁员的决定,是导致其最终决定离开特斯拉的主要原因。

作为特斯拉的老人,他曾参与过特斯拉的不少关键活动。其中包括2022年Cyber Rodeo、Cybertruck的推出、Model S Plaid的首次交付和Cybertrucks的首次交付活动等。

即便是老员工,对马斯克的大裁员决定也颇有怨言。

不过对于马斯克来说,员工即便不理解,也会执行到底。

毕竟他的行事风格一向如此,非常时期必须要铁腕手段,才能将特斯拉拉回正轨。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